首頁聯系我們
點贊(0)
評論(0)
上一篇
下一篇
不變的紅色初心 閃光的奮斗征程 ——金竹降的紅土地上散發著新活力
源稿: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8日 15:36:41 編輯:陳其欣
(0)

記者 應向紅 施美園 陳曉蘇 呂曉婷 李智耿

眼下這春暖花開的時節,駕車沿著巖金線盤山而行,你會發現沿途處處有景,時時驚艷,可謂山花爛漫、鳥語花香。穿洞而過,山木之中忽現亮光,屋舍盡顯眼前,讓人豁然開朗。金竹降的這般美景猶如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有人說,群山環抱的金竹降是綠色的,也有人說,底蘊深厚的金竹降是紅色的。在尋訪過程中,我們一遍遍聽村民述說著革命先烈在這片紅色土地上不畏艱難、不怕犧牲的故事,也一次次聽到當地村民為修路造亭,為村莊發展的急公好義、慷慨解囊。在這些故事里,我們慢慢地領悟到:黨史勝跡,是紅色革命歷史最真實的實物傳承,就像一個個閃光的坐標,標識著前進的足跡,也吹響了奮進的號角。“慶幸我們身處這個偉大的時代,不做點實事,會留下遺憾。”艱苦奮斗再創業,是中國共產黨人對初心和使命的執著堅守,也是我們必須一脈相承的精神特質。

楊巖柱的憾:懂事太晚動作太慢

62歲的楊巖柱,是金竹降革命歷史展示室的管理員,擁有二十余年黨齡。“我黨齡不長,十幾歲時組織讓我寫入黨申請書,我還不肯寫,是真不懂事啊。”楊巖柱說,“小時候,村里上了年紀的老人經常會跟我們說革命故事。比如,村民怎么跟游擊隊員相處,怎么協助他們隱蔽轉移,可惜那時很不懂事,聽過就忘。”楊巖柱不無遺憾地說,懂事太晚了,不然還能留下更多珍貴的史料。楊巖柱是土生土長的金竹降人。兒時曾聽說,剛看到紅軍時,村民們都有點怕,只希望他們能快點走,不要在村里打仗。不過,村民們很快發現了這支部隊的不同之處。“真的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找村民帶路會給工錢,到村民家里吃飯也都算錢。”正因為如此,村民們都擁護紅軍,金竹降成了游擊隊可靠的“大后方”。

“這些故事,肯定很多,但我們記下來的太少。看其他縣市都有革命紀念館,我們村有著這樣好的資源,卻沒能好好利用起來,起步太晚,動作也不夠快。”2005年前后,時任金竹降上村村民委員會主任的楊巖柱和幾個村民才有了打造紀念館的設想,不想得到張文碧、應飛等老前輩的大力支持。2005年,楊巖柱去南京拜訪當時已96歲高齡的原浙江軍區政委、南京軍區顧問張文碧將軍。他還清楚地記得當時張文碧將軍說的話,“‘當年老區人民的恩情似海,我一直銘記在心。’說完,老人家當即拿筆題字,希望我們發揚革命老區優良傳統,把紀念館建起來,把史料留下來”。而浙東人民解放軍第六支隊支隊長、路南軍分區司令、建國后首任永康縣長應飛,直接促成了項目建設,并捐款1萬元。曾經在金竹降戰斗過的老

游擊隊員鐘琛,更是在逝世前,叮囑妻子將他留下的20萬元捐給老區。2009年,村里拆掉了一間集體屋,原址建起金竹降革命紀念碑,還在各部門和村民的支持下,造起一幢綜合樓,打造金竹降革命歷史展示室。2011年揭牌時,應飛不顧自己已90歲的高齡,來到了現場。數十年過去了,戰爭的硝煙早已散盡,故人大多已離世,而這段歷史卻以文字和圖像的形式,和他們對這片故土的情懷一樣,得以留存“。近兩年來參觀的人越來越多,不少都是單位組織的。說明我們沒有忘記革命先烈的貢獻,也知道今天這美好生活來之不易。希望這種精神代代相傳吧。”楊巖柱指著村綜合樓樓上剛加蓋的一層屋頂說,三樓改造后,還準備添置多媒體設備,好給大家上上課、多點互動,“身處這個時代,不做點什么,會有遺憾。”

丁銀蕉的幸:生活越來越好,好到不想離開

“我自己覺得最滿意的手藝?應該是烤玉米餅!要薄就薄,要厚就厚,你們說了算。”和丁銀蕉老人的聊天,就從這張按客戶需求訂制的玉米餅開始。

丁銀蕉今年76歲,23歲時從舟山鎮上丁村嫁入金竹村金竹降上自然村,49歲喪夫,而她,一直靠趕集賣雪菜等農產品來維持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直到村里通了機耕路。“哪一年是記不清了,就跟眼下差不多時節,山上已經有筍了。”丁銀蕉說,那天她正在田里勞作,幾個騎著摩托車的年輕人路過,問她家里有沒有吃的。

“有的有的。”丁銀蕉滿口應承,把幾個人帶回家了。“有火腿肉燉筍嗎?有玉米餅嗎?”年輕人接連點菜,丁銀蕉都說“有有有”,就這樣給他們燒了一桌菜,還烤了餅。“玉米餅是從我奶奶那學來的手藝,他們都說地道。”丁銀蕉還記得,幾個人吃完后,硬是塞給她100元錢,“我不肯收,山里難得有人來,我招待一頓也應該,他們非要留下,還說下次再來吃土雞。”

這算得上是銀蕉農家樂的第一單生意,雖然當時老人并不知道什么叫農家樂,而她今年24歲的孫女,當時還沒出生。后來,幾個年輕人真的帶著其他朋友多次來到丁銀蕉家,一來二去,大家成了朋友。丁銀蕉就直言,逢芝英、派溪、胡庫集市時別來,因為她要去趕集,其他日子來,她肯定招待好。“要說像樣的招牌掛起來,生意火起來,還是在2003年前后。”丁銀蕉二女兒程志蘋說,不知道為什么就有了野菜能抗非典的傳言,上山吃野菜的游客突然就多了起來。

生意一火,對食材的需求就大了,除了能自產的,像面粉、飲料之類都得下山購置。“紅糖肯定要買好的,貴一點沒事,自己少賺點就行了。”丁銀蕉說,“起初,食材都得靠拖拉機運上山,哪里像現在這么方便啊。”農家樂漸成氣候又上了規模,丁銀蕉就不去趕集了,廚藝也越練越精,尤其是烤玉米餅、角干麥餅之類,頻頻有城里的飯店來挖角,開出高薪讓她在旁邊指導技術就行,她都沒有動心。

“我家里山好、水好、空氣好,多自在,兒女叫我去上海住幾天我都不去。”丁銀蕉說,自己年歲大了,但還干得動,“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客人多的時候,他們都會自己動手燒菜,我只管烤餅!呶,下午,幾個上海的客人要到我家來住幾天了。”

原來,一年一年積累下來,老人憑一己之力,早已把家里的黃泥房變成四層樓,她還在三樓改造出6個房間開起了民宿,程志蘋夫妻,則成了銀蕉農家樂的股東兼員工。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大女兒和兒子也時常會回來看看她。“現在的日子,別提多舒服了,就我家老頭子,走得早,沒享到這福。”丁銀蕉有了淚意“,你說他要能看到這光景,多好。姑娘,下次你們再來,我請你們吃玉米餅!”說著說著,她又笑了起來。



推薦文章
相關新聞
秒速飞艇计划app天天计划